-望烟-

爱如烟,戒不尽。情如风,留无计。

茶席,还是要经营的。可涤烦,可去燥,可安定,可细茗,更可与友美谈。

བཅོམ་ལྡན་འདས་དཔལ་རྡོ་རྗེ་སེམས་དཔའ་ལ་ཕྱག་འཚལ་ལོ敬礼吉祥金刚萨埵薄伽梵!

金刚萨埵心咒嗡班匝萨埵吽ཨོཾ་བཛྲ་ས་ཏྭ་ཧཱུྃ།།ཨོཾ་བཛྲ་ས་ཏྭ་ཧཱུྃ།།ཨོཾ་བཛྲ་ས་ཏྭ་ཧཱུྃ།།嗡班匝萨埵吽。

雨时焚香,其韵幽远。高濂《论香》中曰:“蕴籍者,坐雨闭关,午睡初足,就案学书,啜茗味淡,一炉初爇,香霭馥馥撩人,更宜醉筵醒客”。陆游更言:“欲知白日飞升法,尽在焚香听雨中”。有了好雨相助,焚香逸事,也变得意境尤深了。

把美好的愿望用烟与信仰连接。如幻,如阳焰,如梦,如水月,如响,如空花,如像,如光影,如变化事,如寻香城。虽皆无实而现似有。隐菩萨相,现凡夫身。入红尘里,转大法轮。

早春,洁器,试茗,煖地。当清寒,当柑香,莫湍急,莫瀑涌。饷午而起,余闲光景。

花朵妖娆生动,却不折枝入水。只中意收纳镜头的那些时刻,恒久,安定,香暖低回。因为你分明看见,盛放时纵美艳,凋零后也只徒增怅然。如同这世间所有美意,都只适合远观。沉醉了九重春色,便看花十里归来。李慈铭写,“一年春物,惟梅柳间意味最深,至莺花烂漫时,则春已衰迟。”在岸堤逢梅枝花绽,又见柳条芽抽,便知春归。攀梅折柳,大都别有怀抱,水阔,山长,无限事;客愁,离恨,有所思。愁怯年年柳,伤心处处梅。我平生最爱竹、梅,见此二者,如见君子,如遇故人。

夜色里,埋骨鲸诗,多情薄如风。往事烟之,几句问谁愁,只求一杯清风。风过耳。余音不绝。风有弹花之手,而我没有。我有弄琴弦之手,而风没有。

熬满光阴,又是一年春分。清欢百味,不过粗茶饭。风雨满山川,莫道行路难。阴晴冷暖,无非布衣衫。做个凡夫俗子也超然。酒止三杯,莫如饮半酣。寒暑皆不管,温凉莫多贪。岁月荏苒,且随遇而安。渡个无忧四季最陶然。

你无趣是因为少了一些仪式感。现代生活节奏逼着我们能用喝一瓶饮料时间解决的绝不浪费喝一杯茶的时间来解决。生活被过成了一潭死水,我们还不停抱怨它的无聊无趣。而仪式感对于生活的意义就在于,用庄重认真的态度去对待生活里看似无趣的事情,不管别人如何,一本正经认认真真地把事情做好,才能真真正正发现生活的乐趣。仪式感让生活成为生活,而不是简单的生存。就像王小波说的,“一个人只拥有此生此世是不够的,他还应该拥有诗意的世界。”